第二次认识《老王》

  “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。”

  “那是一个懦弱的人对一个失败者的愧怍。”

  三年前我烦极了我要做老师的未来,也烦极了别人做我老师的现实,所以第一次面对真实的课堂,从骨头里都充满了抗拒。

  我是带着这样无知又自负的心态来准备《老王》这节课的,结果可想而知,我失败了,可我不会承认我的失败,因为我无知又自负。带我的导师带着诚恳的过来人的姿态试图说服我,可我听见的只有他对我的否定。我气急败坏极了,发誓死都不会做老师。

  天遂人愿,我终究走上了我最讨厌的这条路。人生好像是个大圈,我回到了我曾经跌倒过的这个地方,杨绛的《老王》,你欠下的,都会还回来。

  我找遍了整本书,想找一篇更合适的文章来作为公开课,坦白讲,我想绕过《老王》,我不是有勇气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的勇敢者。《老王》是最适合的,也是最不适合我的,因为我必须直面我的失败。

  好像不上了某个年纪,你翻任何书,都只能读懂字面意思。我怀着认输者的一颗心重新读了《老王》,我哭了,我无法解释这种难过。以杨绛的眼睛看见了老王,我体会到了矫情这个词对于感动者的刺伤。

  我能看到老王对杨绛和钱先生的尊敬,面对杨绛先生的同情他又充满了无奈。杨绛先生对老王真诚的帮助使老王感激和温暖,可他发现这种帮助里的同情成分也伤害了老王。

  老王是不幸者,他遭受着最底层的生活折磨,他卑微的渴望着与杨绛先生一家平等的朋友关系。杨绛先生也是不幸者,他在艰难的岁月里过着拮据的生活。就是这样不幸的双方,给予了相互温暖的帮助。

  老王也是幸运者,在人人诛之的环境里,他接受着杨绛先生这位知识分子的帮助。杨绛先生也是幸运者,他遇见过这世界上最纯粹真诚的心。

  杨绛先生以为老王的不幸是贫穷,他是在老王的去世中才意识到,老王最大的不幸是被侮辱,被歧视,是孤独。杨绛先生是怀着一个知识分子自觉的同情心去帮助老王的,可正是这种同情的不平等伤害了老王。在老王死后,他才发觉老王对自己一家是以朋友来对待的,而他却没有报之以同样的友情,所以他愧怍。老王希望的是杨绛先生真正作为朋友的关心与对待,所以他遗憾。

  “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”我眼中的《老王》真实的呈现在我的眼前,希望带着这份重新站起来的喜悦,我能把《老王》带给我的学生,也把这份勇气带给我的孩子们。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