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与热

  冷与热

  蒋仪洁

  一天傍晚,我想着除去白天的燥热,找一个清静的地方消消暑、纳纳凉,于是慢步于荷塘边,可神思早已被那田田的荷叶与亭亭玉立的荷花所吸引,索性蹲在青石边尽情欣赏一下出淤泥而不染、濯清涟而不妖的高贵的荷花。

  微风吹过,如蒲扇般的荷叶随水波轻轻摆动,惬意地浮游于水面。荷叶上虽然看不到觅食的青蛙,但不知名的昆虫和翩翩起舞的彩蝶随处可见。荷叶看似毫无规律地排列于水面,可是依然那么宁静、自然、恬淡,小鱼儿蹦跳着回游于荷叶之间,轻吐几个气泡,慢慢地游向远方。

  荷花随风摇弋,清香溢满荷塘,有的含苞绽放,有的羞涩地打着朵儿,有的才露尖尖角,偶有蜻蜓立上头。

  湖边的游人驻足而立,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拍照,想以相机留住曼妙时光,有的把鱼食小心翼翼地撒向荷塘,一群五颜六色欢快的鱼儿蜂拥而至,几只小鱼急切地跳出水面。夕阳悄悄地把荷塘渲染成荷花的颜色,荷花的粉红色映照着霞光,一道涂抹了半边天空。

  “妈妈,我想用热水浇浇荷花”。沉浸于梦幻般柔美荷塘景色的我,被这甜甜的声音给拽回到现实中来。只见一个小女孩天真地望着妈妈。“好孩子,不能用热水浇花,我们要爱护鲜花,用热水浇花,花会热死的,要用冷水浇花”。小女孩的妈妈非常认真地教导着小女孩。小女孩又稚嫩地问道:“那用热水浇花花会热死,用冷水浇花花会冷死的呀”。

  听着这对母女绝妙的对话,我忍俊不禁,但细细品味,是母亲的话对,还是孩子的话对呢?到底该用冷水浇花,还是该用热水浇花呢?也许她们的话全对,也许她们的话全错!

  水瘦山寒,天冷时,荷花会凋谢,荷叶会枯萎;春暖花开,天热时,荷叶会吐绿,荷花会盛开。

  再仔细想一想,冷与热其实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,用冷水浇花或用热水浇花,关键是要把握好度,否则过犹不及。骆驼是可以背稻草的,但压死骆驼的是最后添加的一根稻草!有句名言“真理再往前走一小步,就变成谬误”,说的也是类似的道理。

  那么荷花到底是需要热水的温度,还是需要冷水的温度呢?我想“荷花需要荷塘的温度,需要自然的温度”。

  这也不由让我想起了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事情。我们大多时候总依靠感性判断,非此即彼,非冷即热!比如单位的同事,不是好人即是坏人,不是朋友便是敌人。比如我们夸奖孩子要么是“你太聪明了,你是天才,我的宝贝。”要么就是“你笨死了,这么简单都不会”,这都是给的冷热过了火。

  我们总是停留在事物表面,不愿深入研究客观事物及其内在规律,习惯于靠经验,凭主观判断是非对错。很多孩子在家长的捧击中无所适从,找不到自我、找不到自信而偏离正确方向。每个孩子如同一部好车,如果方向不对,那么家长油门踩的越大,车子偏离的速度越快,距离目标也会越远。

  这就需要我们尊重孩子、尊重个性、尊重差异,冷热适度、张弛有度,切莫干预过度。荷花如此,人亦如此!

  荷花知冷热,大树恋故土。我们想想看,挖大树进城是否与给荷花浇冷热水有异曲同工之处?有些地方想一夜成林,抑或要打造政绩林、功德林,大肆采挖珍贵大树进城。这样,一方面造成原生地水土流失,破坏长期形成的固有的稳定生物群落,撕裂了乡村生态文化记忆。而且树木远离故土,削枝剪冠、水土不服、营养不良,最终拄拐杖、打吊瓶,成为老头树或病态树,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都大打折扣。

  荷花的枯如同大树的病,都是我们给的“太冷”或“太热”。荷花向往那片荷塘,大树向往那道山梁。我们只有懂得它们的冷与热,懂得尊重生命,顺应自然,才能让荷花红满塘,让大树绿满坡!


(责任编辑:张娜)

标签: 冷与热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