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snedunews@163.com | 人员查询 | RSS地图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过 年

  今年的春节与以往不同,有些人的归途变成逆行的坚守,有些人的团聚变成了就地过年。新冠疫情虽然改变了人们过年团圆的方式,但不能回乡团聚的人们却用各自的方式演绎着各自精彩的中国年。

  浓浓的年味

  其实中国人过年就是盼团圆,祝平安,万家灯火时,热腾腾的饺子出锅,全家人围着大圆桌,吃着年夜饭,看着春晚,一家老小热热闹闹,其乐融融,幸福美满。过了这个年,已是我在家乡过的第三十八个年头,自出生到现在,除了参军服役在外,每年过年,都有父母的陪伴。小时候,时常盼着过年,只有过年时才有新衣服穿,在兄弟仨中,我排行老二,母亲常把最新的衣服让老大先穿,穿短了的还新的衣服就传给了我和三弟,让我俩轮换着穿,母亲的手很灵巧,针线活做得好,每逢到了腊月,母亲就去县城商场买上一家人的衣裤布料,回来用软尺为我们兄弟仨量体裁衣,白天忙地里活,睌上坐在灯下踏着缝纫机为我们兄弟仨赶制过年的新衣,也就是从哪时起,我也就学会了用电熨斗帮她熨衣缝,熨裤边,如果停电了,就用火炉子烧一壶热开水,倒在大洋瓷缸里,当烫斗用......再后来,我们长大了,都成家立业了,衣服也就开始买现成的了,但母亲的针线活却一直没丢,时常有买的新衣裁边脱线了、钮裤脱落了,就拿回老家让母亲为我们缝补一下。

  大红灯笼挂起来

  我是2002年转业安置分配才来到县城单位上班,租住在县城西街一月200多元的平房里,也才开始了接触城里人的生活,那年我三十来岁,儿子也刚刚三岁,每逢过年,也是单位里最忙的时候,但那怕事情在忙,三十下午下班再晚,也会赶回农村老家跟父母家人过年。

  年,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已是一份执念,渗进骨子那种,无论是刚刚出生的婴儿,还是即将老去的长者,年,都是一个新的年轮开始,或是一个旧的年轮终结,它已深深地刻划在我们骨子里,流淌血液里,感受在心里。

  年,不知从何时起,对我已是一份期许!一个等待,一个回忆,一个开始。年,是最公平的时钟记录,无论是贫困还是富有,它都公正地给你同等的时间,每个人能平安的过好每个年,都是前世积来的一份福报,一份美好....

  老家的村头新修门楼

  时光如白驹过隙,抚今追昔,感悟颇多,想那当兵时在部队哨位上过年,总有一种归心似箭望眼欲穿的思乡感觉,但一家不圆却换来万家团圆。虽然我现在也在县城住上宽敞明亮的新楼房,也开上自己的了小汽车,但每一年的过年,能有父母的陪伴,我们围在在父母的身边,全家人能平安团圆已是人生最大的福愿和恩惠,此时屋外红灯高挂,依旧通红,远处零星鞭炮声虽已渐息,春晚节目也已进入倒计时,时间已是大年初一的零辰,而我依然思绪绵绵,身处温暖的农村老家,感受着久违老家变迁.......

  (西安市鄠邑区教育考试中心  吴杰 )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