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snedunews@163.com | 人员查询 | RSS地图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行走在沿黄公路上

      2017年6月27至30日,我们一行四人,以沿黄公路为经,邻近各县为纬,自驾车游览了陕北各地。这片孕育了中华民族的神奇土地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,黄土、黄河、黄土风情,特别是那些植根于黄土大地,永远不懈奋斗的人们,让人敬佩,催人奋进,难以忘怀。

  6月27日早六点,我们带上简单的行装,从商南出发,直奔富平淡村,参观了习仲勋故居。习仲勋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人,是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,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开拓者。

  这是一座普通的渭北民居,泥土墙,茅草顶,显得古朴端庄。内部陈设井然有序,以反映习仲勋在各个历史时期的活动资料为主,也有当年睡的土炕、用过的犁耙等农具,故居的外面道场上,有高大的塑像,站在塑像前,缅怀领袖的丰功伟绩,我思绪万千,油然生出崇敬之情。

  中午,我们在富平县城吃了一老碗羊肉煮馍(即泡馍),即直奔位于韩城市的司马祠。坦白的说,800多公里的沿黄公路,其中最美的一段在韩城市。道路宽阔笔直,两边林木繁茂,花草鲜美,尤其是格桑花、月季花、端阳花更为引人注目。司马祠位于韩城市南十公里芝川镇东南的山岗上,东西长555米,南北宽229米,面积4.5万平方米。它东临黄河,西枕梁山,芝水萦回墓前,形势之雄,景物之胜,为韩城诸名胜之冠。宽阔的广场中央是高大的司马迁塑像,有顶天立地、气贯长虹之势。环广场四周,是人物浮雕,全是出自《史记》中的人物形象。《史记》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一部纪传体通史,位列24史之首,其中的“本纪”“世家”“列传”记录了大量的历史人物的光辉业迹。作者不虚美,不隐恶,秉笔直书,成为后世史学家们的楷模。被鲁迅誉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穿越广场,经过一片荷花池,拾级而上,登上山顶,展现在眼前的是司马迁的陵墓。陵墓围裹着砖墙,墓顶有一株千年古柏,把陵墓衬托的更加沧桑古朴。瞻仰古陵,思绪万千。司马迁为李陵求情,引起了汉武帝的震怒,给司马迁出了一道选择题:要么接受宫刑,蒙受奇耻大辱而苟活,要么被杀,终止年轻的生命。按照士大夫的人生观,司马迁当然应该选择后者,可他为完成《史记》而苟活下来,这需要一种多么巨大的勇气来支撑啊!

   傍晚,我们歇宿在临近壶口瀑布的一家宾馆里,枕着黄河的涛声入眠。第二天,我们打算进入延川参观乾坤湾和路遥故居。从宜川出发,越过延长县,进入延川县城。然后向乾坤湾驰去。这一带是典型的黄土高坡地貌,道路崎岖,沟壑纵横,山与山之间直线距离很近,但要彼此到达,却需要走几里甚至几十里的路程,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。不禁令人想起了陕北民歌《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》:“羊啦肚子手巾呦三道道蓝,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难。一个在那山上呦一个在那沟,咱们拉不上个话话哎呀招一招手......”。从延川县城到乾坤湾不过几十里的路程,可我们却用了两个多小时,拐了难以数计的弯道才抵达,开车的赵先生有20多年的驾龄,也直呼“受不了,转晕了”。

  天下黄河99道弯,而乾坤湾被称为黄河第一湾。黄河在这里陡然形成了320度大转弯。相传,中华民族鼻祖伏羲氏,曾多次到此仰头观天象,低头看河山。面对这里天然形成的s形大转弯,圣人神悟阴阳鱼,点化太极图,开创了华夏文明的先河。站在乾坤亭,极目远望,眼前山峦起伏,黄河犹如一条巨龙在黄土高原丘陵沟壑间奔腾不息。游过乾坤湾,我们直接向路遥故居驰去。

  在陕北,纪念路遥的地方很多,就我了解的至少有四处:一个是清涧县石嘴驿镇王家堡村,这里是其出生地;二是延川县城关乡郭家沟村,这里是路遥长大成人及其主要活动的地方;三是他读大学的母校-----延安大学,校内有纪念展馆,校外的后山上有其墓地;四是在清涧县城有路遥的纪念馆。我们这次去的,是延川的故居。路遥出生于榆林市清涧县,因兄弟姐妹多,父母负担重,父亲王玉宽瞒着他,在他7岁的时候,将他过继给延川县的伯父王玉德。仲夏的阳光非常强烈,但是,由于我们怀着朝圣般的心情,丝毫也没感觉到炎热。原本属于路遥及其伯父居住的是两孔窑洞,坐北朝南,门前是场院,场院除了中心甬道硬化了而外,其余部分全部绿化了,一株粗大的国槐几乎覆盖了场院的一半,其余的地方种植了各种花卉,特别显眼的是月季和端阳花,花丛之中,一尊高大的路遥塑像屹立在那里,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平凡的世界所生发的各种人生故事。两孔窑洞的陈设大体相同:靠墙的脚地上盘着土炕,炕面上堆放着陕北农村常用的农具、炊具及其它各种生活必需品,墙面上贴着路遥的作品手稿、与朋友们的通信稿以及最初发表作品的报纸等。与路遥故居毗邻的几孔窑洞,也辟做纪念馆的一部分,其中有销售作品的地方,有展播路遥生平事迹的展室,还有路遥各个阶段从事文学活动的照片资料。

  参观了路遥故居,了解了他的心路历程,一直萦绕在脑际的一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:路遥在他短短的42年的生命历程中,何以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?原因固然很多,但最关键的有两条,一是大起大落、坎坎坷坷的人生经历,二是坚韧不拔、顽强拼搏的人生态度。路遥是延川县初六六届乙班学生,也就是说,“文革”开始的那一年,他恰好初中毕业,原本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安石油学校的他,却因“文革”的到来而被迫终止了学业。这应当是命运给他的第一击闷棍。各地的“文革”大都是从学校等文化单位开始的,路遥以其出色的组织领导才能,被延川县一派群众推举为“红四野军”的军长,与延川县的另一派组织“红总司”展开激烈的斗争,甚至真枪实弹,锋刃相见,结果是,以他为首的“红四野”吃了败仗,被迫放弃延川县城,逃亡到西安“避难”,像西哈努克一样,成为了流浪“领袖”。到了1968年,中央号召大联合,他又作为群众代表,成为县革委会的副主任(相当于副县长),任职才一个月,却又被停职,到农村劳动锻炼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这是生活给予他的第二击闷棍。路遥心性高,有文才,理想高远,出色的表现赢得了北京知青林虹的爱慕,两人很快坠入爱河,可毕竟由于成长的文化背景的差异,还是分手了;此时此刻,路遥脆弱的心灵受到的创伤是巨大的,幸好,同样是北京知青的林达爱上了路遥,有情人终成眷属,步入了婚姻殿堂,甚至有了爱情的结晶-----路远(后改名路茗茗),可就在路遥患了肝硬化,急需照料的时候,他们的婚姻亮起了“红灯”,在路遥生命的最后岁月里,也没有一丝爱情的慰藉!这,是生活给予路遥的第三击闷棍。苦难是成就人生的熔炉,司马迁、杜甫、曹雪芹、鲁迅都是在这座熔炉里成就辉煌人生的。

  如果再加上年少时的家境贫寒、读大学时招生学校的重重阻挠、“文革”后期反反复复的政治审查,路遥的命运算是悲惨和坎坷的了,但他意志坚强,目标明确,志向远大,以超人的毅力,完成了《人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等恢弘巨著。可是,好人未必一生平安,最终,还是让病魔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,给中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学界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。他在长篇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发表后,谈到后期的创作计划,还打算写《生命树》《崩溃》和《十年》。如果这三部小说问世,我敢说,路遥将很可能是又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。理由是,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,作家总是对最刻骨铭心的那一段生活体验最为深刻,思考最为独特,很明显,路遥印象最深的生活是“文革”前期(1966--1968),而《平凡的世界》反映的是“文革”后期和改革开放前期(1975---1985)的生活现实。也就是说,在路遥身上,还有更为丰富的矿藏没有发掘利用,就匆匆离开了我们!

  怀着依依不舍得心情,离开了路遥故居,已是下午4点半,我们驱车向北驰去,下一站是-----红碱淖。从延川到清涧再到绥德,一直到神木,煤炭、天然气资源相当丰富,在我们行进的道路上,大货车一堵就是数十公里,排队等候着装货,因此,我们的车行进缓慢,到了绥德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我们只好歇宿。为了体验住窑洞的感觉,我们特意订了一家窑洞宾馆住下,果然,不用开空调,十分的凉爽,把仲夏的炎热抛在门外。临睡前,回忆两天的所闻所见,仿佛在和一个个品德高尚的人打交道,伏羲、司马迁、习仲勋、路遥,在我的心中,竖起了一座座丰碑。于是,诌出几句打油诗来:“有一条公路叫沿黄,有一种品德叫高尚,我沿着沿黄去追寻,期待获取新的力量。”

   第三天一大早,我们便驱车上路了。经过米脂、佳县,进入榆林城。首先,我们得替榆林“平反”。原来以为榆林风沙弥天,到处脏乱差,孰料,进入榆林市区,街道宽阔、平整,干净整洁,人们生活井然有序,高楼林立,绿化面积大,到处充满生机。我们兴致勃勃地游览了老城区后,稍事休息,即启程向位于神木市红碱淖奔去。从榆林市到神木市,原来是“少草木,多大沙”的毛乌素大沙漠,近年来,党和政府特别重视沙漠的治理,道路两旁全是绿色,不见一点裸露的沙丘。中午时分,我们抵达向往已久的红碱淖地区。“淖”即湖泊的意思。其实就是一个内陆湖。长11.6公里,宽8公里,面积60.3平方公里,最大水深10.5米,是我省最大的内陆湖。其形成原因,自有科学解释,但人们宁肯相信一个凄美的传说:早在汉元帝时期,王昭君肩负和亲的使命,出嫁匈奴首领,路过此地时,回望中原大地,悲伤之情不能自已。于是,放声大哭,哭声感动上天,顿时降下倾盆大雨,才形成了这一湖泊,造福人类。于是,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,在高大美丽的昭君塑像前留下照片,并草诗一首:“昭君出塞经此途,回望中原心倍忧。泪飞顿作倾盆雨,滋养后人并遗鸥”。遗鸥,现存两万只,在红碱淖地区,就有一万多只。

  参观了红碱淖之后,便驱车返回。晚上,歇宿革命圣地----延安,第四天早晨,参观了枣园纪念馆之后,返回途中,经过蓝田,游览了白鹿原民俗村和影视城,瞻仰了著名作家陈忠实故居。陈忠实凭借《白鹿原》,成为陕西第二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,其现实主义创作风格与路遥难分伯仲,在这里就不再赘述。(商南县高级中学  陈金玉)

  

  


标签: 行走 沿黄公路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产品服务 联系我们